政治信仰及政治神棍 (陈茂雄)

 

台湾是行政与立法分立的国家,由立法单位订定政策及立法,由行政单位执行,宪政体制又授予立法单位监督权,以免行政单位阳奉阴违,有了监督权的立法单位手中握有宝剑可除弊,因而变成除弊单位,常看到立委声色俱厉的拷问行政官员,立委也以揭弊者自居,选民若受到冤屈,也会请立委申冤。

扮演正义守护神的立委,日前出了让人震惊的消息,在立法院休会期间,检调单位全面出动搜索数码立委的住家及办公场所,获得不少证据,现任或已卸任立委有五人被声押,一个交保。检调单位选在立法院休会期间大阵仗动作,代表不是突发事件,弊案已经侦查一段时间,而选在立法院休会期间收网。

表面上看只有六位立委(包括卸任立委)以及相关人士涉案,事实上是包括所有立院党团,也就是所有立院党团都中枪,等同立法院出问题。依立法院的游戏守则,很多政策或法案通过立院党团协商后,就等同在立法院过关,所以要通过政策或法案就要向拥有立院党团的政党下功夫,所以这次收贿案大小政党都有分,只要有立院党团的政党都有人参与弊案。

这一次收贿案促使掌控立法权的立委对行政单位施压,变更游戏守则以图利特定人选,非常讽刺的是除弊单位产生大弊端,抓贼的人自己做贼,选民难免感到惊讶,政治人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与党外年代的政治人物比起来真的有天壤之别。

权力与腐化是一体两面,民进党还未建党以前的党外时代,贪腐乃集中在独裁政权身上,党外人士可说是干干净净,当时监委选举的贿选是公开的,而且有行情价,一票一千万元,合目前的币值在一亿元以上,当时尤清开创了台湾新纪录,他选上监委没花任何金钱,因为有党外的省议员及院辖市市议员不愿意赚一千万元,而将选票投给尤清。

台湾的变化太大了,以前有机会赚大钱的党外人士为了正义,放弃发财的机会。现代的政治人物满口仁义道德,向选民表示为国家为社会而奋斗,私底下却是“能捞就捞”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?这些“能捞就捞”的政治人物,其品德连盗贼都不如,盗贼的行为可议,可是他们不会满口仁义道德。

党外时代,台湾人面对独裁政权的压迫,更缺乏资源,因而产生解除压迫的政治信仰,更形成一股力量,多数人不为私利,为理想而奋斗。政治民主化之后,人民解除被压迫的悲情,追求政治信仰的团体转型为民主政党,并形成利益共同体,大家忙著创建政治版图,分赃政治利益。

昔日追求政治信仰的人,能获得利益者形成利益共同体,很多没有机会获得政治利益者,还是继续捍卫政治信仰,利益共同体成员为了吸收这些信徒,只好扮演政治神棍,宣扬政治信仰,事实上他们心中只有利益,没有信仰,只是一般信徒还是被骗了。台湾的政治神棍会以改革著的身分骗取选票,却积极谋取利益,没有牵涉到利益的信徒被骗得团团转。

以前台湾人不只缺乏资源,还面对独裁政权的压迫,因而产生政治信仰,更产生力量。政治民主化之后台湾人失去被压迫的悲情,更获得资源,因而形成很多利益共同体,大家积极凝聚力量,创建政治版图,分赃资源。

(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、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)

本文由:爱游戏平台APP 提供

关键字: 爱游戏平台APP下载|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