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话》二分考察,八分玩耍──中国谋略(十) - 两岸史话 - 言论

虽然已时隔多年,我还清晰的记得,在1992年与1999年分别组织“大陆房地产考察团”的情景与心态差异。

1992年时,我在台北、台中、高雄均设有公司,以发行针对房地产业内的研究刊物“卫民不动产市场周报”为主营业务。鉴于台湾已开放赴大陆探亲与旅游,相关商机涌动,我寻思著:以房地产及其研究之在地化属性与特质(城与城之间楼市表现差异大,遑论国与国),要成为“跨国企业”难如登天,但将触角伸向大陆升级为“跨境企业”,应该事有可为,于是利用既有人脉,积极筹组赴大陆考察房地产近十团,边看边寻找机会。

当时让我印象深刻是:大陆各个单位不论官方或相关机构都极好邀约,而且热情好客,甚至几乎全部要求届时设宴款待,以便更好的交流、沟通(当然是基于“招商引资”与统战目的);与之相对的则是团员们懒散与不上心的状态。

一般情况下,被拜访单位会安排“简报、参观、用餐”之“三部曲”,要报人数时,告知对方约40人与会,结果实际到场有时不及20人,多数人不是昨天玩太晚就是没啥好听的,以致缺席官员简报,即使出席者也多是心不在焉、左耳进右耳出,鲜有人认真做笔记;而官方则似乎也习惯了,依然“正经八百”的介绍到大陆投资的应注意事项及相关法令、法规,这种情况让我极为尴尬。

在行程中,团员总是嘻嘻哈哈,有如度假般,以看风景及打扑克牌消磨漫长的车上时间(跨城行车在当时路况动辄4~5个小时很正常),到达拜会或考察地点,则是走马观花、浅尝即止,对到访大陆更多的是满足好奇心与尊荣感--那个阶段的大陆确实“穷得滴滴答答”。

重头戏反而是在晚上,一堆人也不知从哪儿打听到的“k房”(陪酒陪唱),总能在不同城市夜夜笙歌(其实问的士司机就知道了),然后隔一天白天作为愉快谈资,各自吹嘘奇遇,由于内容过于腥膻,难登大雅之堂,便不予描绘。

总之,我对多数房地产业者之参团目的整体感受是“二八开”--“二分考察,八分玩耍”,以“玩”为主。

至于我呢?由于1992年时中国大陆仍在实行“公房制”,虽有“外销房”(只能以美元购买的房产,也称为“侨汇房”),但占比甚低,因此并不存在真正意义的房地产市场,只好在组团考察了一年多之后,黯然返台。(待续)

本文由:爱游戏平台APP 提供

关键字: 爱游戏平台APP下载|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