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港版国安法”政治海啸重击金融

“港版国安法”火速通过到立法实施,仅两个多月时间。正值中美两国激烈交锋,回归23年的香港如何夹缝中求生存?

7月1日,香港回归中国23周年,说好的“一国两制”“50年不变”,迄今还没走到一半,就已随著“港版国安法”通过,加速步入历史。

过去一年来,成千上万的香港抗议者上街游行,触发这座中国半自治城市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动荡。

为了平定局势,北京祭出重锤,中国全国人大5月28日高票通过“港版国安法”,相关法律将在两个月内起草,预计在香港立法会9月6日选举前实施。

而其实,国安法掀起的不只是政治海啸,还重重冲击香港产经体系、动摇亚洲金融中心地位,引发“疯抢美元”“港币大出逃”的汇率肉搏战。

港币出逃〉  “付我美元,迟早离开香港!”

其中,原来钉住美元的港币联系汇率制很可能被迫改变,近来港人忙著开设美元户头、大买美元,就是为了保住身家资产,进而“移民”更跃升关键字搜寻排行榜第一名。

“我已经把港币全换成美元,”一名空姐心情很紧张,即使咨询了金融业友人的意见,仍焦虑换汇,“反正我以后会离开香港”。而这绝非特例,许多香港上班族甚至不想再领港币薪水,出现“付我美元”呼声。

就在港版国安法通过翌日,美国总统川普5月29日宣布对中国制裁,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,包括取消香港关税优惠、禁止特定中国人入境、研拟限制中资企业在美上市等。但,这都比不上美国口中的“核选项”(意指杀手锏)所带来的重击。

所谓的“核选项”是指,美国政府将禁止香港银行采用美元作交易结算,以及阻断美元与港币挂钩。

到底冲击会多大?得从香港自1983年实施的“联系汇率制度”(联汇制)谈起。

“联汇制”使得港币紧钉美元,至今35年,港币与美元的汇率固定为7.8,波动区间为7.75~7.85港币兑1美元。

而根据1992年《美国─香港政策法》(又名《香港关系法》),香港可自由兑换美元,不设上限。目前,国际银行之间的跨境转帐,都要经SWIFT(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)系统进行,主要用美元进行结算。美元主宰大部分香港金融活动,一旦美国按下“核选项”,等于现有的汇率结算系统崩解,将摧毁香港银行业、航运业和物流等行业,同时引发大量资本外逃。

而受害者,不仅是香港企业和民众,还包括设立在香港的1300家美商,以及8万多名美国公民。因此,有人称其为美国制裁港、中的“金融核武”,一旦启动,两败俱伤。

中美缠斗〉  “双方强烈回应,但仍有转圜!”

不过,也不是所有香港金融人都这么悲观。“我们会固定收到香港证监会、金管局公告,里头都是香港跟美国合作反洗钱的内容,而不是彼此对抗,”在香港工作12年、擘详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黄薰辉认为,目前看不到联系汇率制度会有崩溃的可能。

黄薰辉指出,“联系汇率制度是否维持,关键在于香港金管局的能力与意愿,”只要当局的外汇储备充足,就能够支持大部分流通港币,稳定港元汇价。香港4月底外汇储备资产为4412亿美元(约3兆4000亿港元),相等于香港流通货币的六倍有余,银弹充裕。

“美国应该不会一下子就取消所有香港金融机构的美元供应,”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韦森费特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认为,美国较可能针对性、局部性的对一些中国官员和金融机构切断美元供应,就像对付俄罗斯和伊朗一样。

孔诰烽认为,未来中美双方还是会你来我往,各出奇招。“美国不会一开始就这么重手,因为需要给一些时间,让香港的美国企业进行部署和调整。”但他相信,中国会很强硬地订定国安法,且立刻执行,而美国政府也准备对香港和中国官员作出强烈回应。

这不是北京第一次插手香港自治。2003年香港“23条”修法时,孔诰烽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,当时北京在强大民意的压力下搁置23条立法,如今是直接透过人大操刀立法,“现在的国安法会比当时的23条更严厉、更糟糕,因为它包含中国国安机构可以在香港执法,以及中国法庭可以审理部分案件。”

香港土生土长的孔诰烽,即使已在美国落地生根,但对于中国强推国安法,他和很多香港人一样感到悲情:“所谓一国两制的死亡,其实对很多知识分子、民主运动人士来说,早已是事实。”

“有没有国安法,香港的环境也是一直恶化下去,”不过,孔诰烽认为,国安法实施之后,并不是一个终局,反而让香港和中国的发展陷入不明朗状态,同时也因不确定性而打开新局面。

孔诰烽分析,港版国安法是一把双面刃,虽然足以摧毁香港,但同样也对中国经济和企业的利益有很大的危害。再加上,中国经济走下坡,利益受损的中国企业可能向中共施压,要求调整政策。

同样的,美国仍有回旋的余地。孔诰烽指出,根据《香港关系法》和《香港民主人权法》,美国认证香港不再自治之后,可取消一些特殊待遇,但如果香港重返自治,美国又可以重新再给香港一些特殊待遇。

优势尽失〉  “失去光环,沦为一般城市!” 

尽管美国政府尚未祭出“核选项”,但随著港版国安法火速通过,已经足以让支撑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法制与自由,付之一炬。

“香港之所以是香港,就是因为一国两制、自由法治,”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员宋国诚指出,当中国强加实施国安法,香港将失去其特殊地位,和其他中国内陆城市没两样。

“香港不会一夜沉入海底,但hub(国际枢杻)这个东西没有了。”研究中港台30年的宋国诚指出,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,将产生一连串的骨牌效应,包括资金外逃、联汇脱钩、港币贬值、房地产下跌、人才外流等。

宋国诚举例说,国际对港币资产的信心骤降,包括美、英、日、澳、纽、加等政府纷纷考虑出售在香港的外交使馆和房地产,“因为明年可能就卖不到这个价钱了。”

随著美国制裁香港,让香港对国际企业的吸引力消退,投资银行预估,撤出香港的资金可能愈滚愈大。

孔诰烽解释,过去香港有基本的法治、言论和集会自由,外国公司有任何商业纠纷,都可以利用香港的法律体系去提出告诉。但国安法实施后,外国公司可能无法控告涉嫌做假帐、有丑闻的中国企业,甚至会被指控为间谍、窃取国家机密,有人身安全的疑虑,“很多外资都感受到压力,宁可撤离。”

事实上,资金已持续涌入香港的对手新加坡,亚洲资金流正在大转向。

自2019年7月至今年3月底,在新加坡运营的外币存款几乎翻了一番,总计150亿美元,虽然目前数据没有表明资金来源,但市场认为,这与香港的不确定性相关。

其次,国安法将影响美国对香港的政策。“只要美国把中资视为高风险,每笔汇款都要查,大家都不要在香港玩了!”黄薰辉指出,如果美国比照俄罗斯或伊朗的制裁办理,香港金融业恐面对客户经营的困难。

“美国会制裁一些和中共或香港官员有来往的银行,这对外资银行来说,是很大的风险。”夹在中共施压和美国制裁的炮火中,很多外资可能选择撤走,对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是一记重击。

然而,市井百姓却可能因此得到喘息余地。

“香港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,对一般市民是祸是福,还说不定。”孔诰烽指出,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,屋价炒得很高,房租很贵,香港基层市民都是受害者,实质薪资长期下降,生活愈来愈艰难。

不过,近一年来,香港风雨飘摇,加上经济欠佳,中环、尖沙嘴、旺角等地区的租金逐渐下降,过去很难生存的小店、小餐厅也开始涌现,“民间的草根经济,空间会变得更大一些。”

香港的命运,向来身不由己。开埠百年来,这座国际化城市以良好的法治及自由度,成为全球资金避风港。如今潘朵拉盒子已经打开,香港的前途诡谲凶险,只能留著希望、祈求转机。

本文由:爱游戏平台APP 提供

关键字: 爱游戏平台APP下载|官方下载